父親的手稿

 63.jpg   

分類:投稿文章
2006/10/29 20:43

 

 

【民宿365】父親的手稿     95.10.30金門日報

作者/湘夫人

    秋風起了,甜根子草迎風飄揚,許是秋的作弄,回憶的情懷更添萬縷,閱讀父親的手稿,像秋天的陽光,溫暖而含蓄………。  

    對於父親,我是存有一些心結,記憶中的父親,總是高粱酒不離手、每天聽ㄜㄜ很久的南管樂、寫得一手好書法(直到現在舅舅家的門聯還保有父親親筆字)、畫的一手好畫(直接將油漆裝管筆畫在牆上)、把破舊的古厝門面硬是用雙龍搶珠、牡丹富貴給撐將起來,舊家那兩片牆,油漆的豔麗、浮雕著不同的彩繪,用現在的眼光,應該可以算得上民間藝術,然而在那只求溫飽的年代,父親的漆彩只是一種家的標誌。母親說鄭成功祠、觀音亭門神、太湖湖心亭、古崗樓龍水池,都是父親的傑作,沒想到在父親過世將近三十年,我有了重新認識父親的機會。  

    翻開一頁頁發黃的剪貼簿,有刊登的文章父親在上面寫著稿費金額(16-60元之間),文章範圍包含各個領域,文史、遊記、節慶,未刊登的手稿,更有著替人寫的辯狀、自傳、季節水果、鬼故事,我小心翼翼翻讀著,隨著『九天講古』在我的內心同樣打開一頁頁心扉,感動不已。這時,那個年少時認識的父親跟寫文章的父親竟是如此不同,埋藏在內心裡如此多年的誤解,正慢慢釋懷,在古厝秋陽裡,飛揚的翹脊下,我看見了一個男人的細膩面、學識、見解,在父權的包裝下,我竟從無與父親促膝談心的畫面,我躲著,除非躲到不能躲,我才出面,雖然父親最疼我,從不打我,可是年少的我,總是用沉默的這種方式,站在辛苦的母親這一邊。  

    一杯高粱酒、配著南管樂,是我每天放學對坐在客廳父親的印象,我很不喜歡,我無法理解他在想些甚麼。民國64年父親開始寫作,留下了我手中七十幾篇文章:憶遊古剎(父親對出生地鼓浪嶼的遊記)、下市港外胎哥礁(建功嶼摸蟳趣)、土山頭與石坊腳(記奎閣、貞節牌坊)、錦蛇與鴐鴒(水頭茅山塔童趣),這些我喜歡帶遊客去的地方,沒想到早已有了父親的足跡,冥冥中的父親,竟與我有志一同,早早寫了遊記,如果父親健在是否也是一名講古解說員,那麼我是有著父親的遺傳,對家鄉的戀棧了。  

    手捧手稿,才發覺千金萬金難買流逝的歲月,甚麼都消失了,留下來的文章,竟自重生,兀自訴說著走過的歲月,就像這古厝,一磚一瓦盡是前人的智慧,那我呢,我要留下些甚麼,記載我生命的體悟與歷程,留給我的小孩,在他步入中年的時候,也能從文章中細細品味母親追求人生的堅持,有著不同以往的面貌。  

    這個下午,我想起綁著兩條辮子騎木馬父親扶著我,上小學父親給我一盒鉛筆,挑水進水缸只因愛鬧父親放光水要我和妹妹重挑,城中畢業時父親幫我投稿(也幫我貼在剪貼簿裡),高中時幫手顫的父親謄稿寄報社………,真是個多愁善感的秋啊,載滿思愁、趁著夕陽消失雲層之前,騎上單車往茅山塔的海邊騎去、尋找父親的錦蛇與鴐鴒、那是一個孩提的頑皮時光,又是父親的另一個形象,這樣的父親親切多了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新水調歌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