輾轉太武山

061.jpg062.jpg

    0.8K的彎處,黃黑相間的塊狀石頭,有著ㄧ定的間距,守著彎道,臨著懸崖,木麻黃與相思樹穿插林間,她有點懼高症,總是維持著一些小距離,就像與朋友之間,羨慕古人說的君子之交淡如水,她真期待有那麼一杯水,可以解人生的渴。

    那年她二十歲,還敢坐在那裡,大弟為她拍了照片,是冬天,有ㄧ條毛料混色的圍巾,迎風飄著,她在台灣唸書第一次回鄉,在夢想的路上,照片中的她漂亮而羞澀,心中卻是擁有知識般的剛強,世界正在向她伸展,有無限的憧憬。

    家鄉習慣正月初九爬太武山,母親照例做了紅龜粿,天公圓,她喜歡小小的紅粿印著錢幣的,或是羊圖像的,一次就能吃完的紅粿,小巧可愛的。

    這些年她在市場看過天公圓,但都沒有母親做的好吃,母親內餡用綠豆沙,三角形的尖處會用小剪刀剪開,摺下來四瓣的中間擺顆白色的小珠,是用糯米做的,幫母親剪開像花瓣似的紅粿,母親誇她手巧,紅粿對她來說就是節慶,喜慶的代表,到了這個年紀,她還是喜歡到市場買粿,送別人吃。

    太武山沿線的植物,許多金門原生種,跟著植物老師來爬山,採集樹葉回家認識植物,可惜過了幾天植物的葉片漸枯,終至認不出來了,喜歡文字記錄,不像空間與人物,對她來說總是記不住,像在金門老街上遇到了熟人,總是張冠李戴,連錯名字,不是故意的,或許是她無法專注,理性與感性的不協調吧。

    這條路,她走起來,往昔的回憶就上心頭,像跑馬燈,兄弟姊妹小時候的臉孔輪番出現,當時多麼的快樂,感謝母親為大家找了十一個伴,在成長的路上不寂寞,就像這條路,彎啊彎著,距離有寬有窄,像手足情誼,慢慢的也有濃有淡。

    民國六十年左右,大姐和姐夫在毋忘在莒證婚,政戰美術系的姐夫,在金門日報當記者,英姿煥發,根據母親的說法,小毛頭們都沒有去參加婚禮,這麼一大串,有的流鼻涕有的穿褲檔,鐵定是要留守在家的。

    跟大姊相差十歲,他們談戀愛的過程沒印象,只記得當記者的姊夫人很好,帶著相機,幫大家拍照,在戰地政務物資缺乏,多所限制的年代,留下了許多可貴的照片,是早期金門生活的寶貴資料,小時候的生活,不需要太多的物質,仍然有著很好的情感,每天玩耍或是聊天,母親總是克盡職責的餐餐煮飯,那一大鍋鹹稀飯,圍著緊張肚子餓的孩子們,在客廳歡樂的搶吃著,一碗接一碗,其實搶到兩碗就是勝利者了。

    記憶像微風,吹著吹著,在這條綠蔭的山坡道上,有人喜歡倒著走,說是比較不傷膝蓋,她好想時光也能倒著走,還給她一屋子的兄弟姊妹。她已經到了母親離開金門的歲數了,而她則是回到了金門,繼續著過往的記憶,她喜歡爬山,思緒自由的來回穿越,寄託在山谷中,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灑脫。

    來到倒影塔旁的slow慢標誌,她多想時光也能慢一些,想要重拾有母親的歡樂季節,1.3K的順坡,風強了些,抵達鄭成功觀兵的制高點,蟹眼泉對著中興在望,她慢了下來,天藍無塵,白雲翻飛,像極了父親畫在古厝門眉的鳳凰,遠遠的看到海印寺在右邊山谷,往前走一個坡就是1.5k的毋忘在莒,民國四十一年蔣中正題,蔣公常來金門,望著有十七台階的高度,休息一會兒,她順著再往下走,她想去參拜一下觀音菩薩,母親最愛觀世音了。

    路上許多春天的花開了,黃色的梔子花、白色的蔥蘭花,走著走著,她的記憶也到了春天,屬於她的季節,一切的回憶都是如此的美好,這一路上風景,有上坡也有下坡,偶爾碰到朋友打聲招呼,或是一個人按照自己的步調,不疾不徐的走,太武山是她會想念的地方,也是她調整自己最好的地方。

 

 金門日報副刊1110730   https://www.kmdn.gov.tw/1117/1271/1274/545456/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061.jpg

    新水調歌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